政府补贴之祸

2014-04-17 10:37:41    admin

 截至413日,共有1572家公司发布了年报;而根据同花顺数据统计,获得政府补贴的公司占比高达近70%,一些公司获得补贴金额甚至占了净利润的绝大部分。据了解,多数上市公司是因为经营业绩亏损急需地方政府补贴“输血”,以使其扭亏为盈或保壳成功。专家表示,依靠地方政府“补血”,不如依靠企业自身“造血”。

  “获得地方政府补贴收入的公司大致可以分为3类:一是业绩濒临退市的上市公司。例如,ST公司往往在亏损期快到三年的时候由当地政府给予财政补贴,使其‘起死回生’;第二种是公用事业等与国计民生密切相关的行业性公司,这类公司在进入行业低谷期的时候由政府对其进行补贴,可保证民生。”此外,牛仔网金融研究员甄荣表示,第三类则是受到国家和当地政府政策扶持的公司,如以高成长性,高科技含量,新经济、新服务、新农业、新材料、新能源和新商业模式为特色的“两高六新”类企业居多。

  据数库统计,截至410日,A股共有1556家上市公司发布了2013年年报,其中1377家获得政府补贴,合计金额超过770亿元。2012年,2537家上市公司中,有2387家获得政府补贴,占比高达94%,累计补助金额约为1070亿元。

  梳理历年年报发现,2004年以来,“两桶油”10年获政府补贴累计超过1250亿。此外,政府补贴成了部分上市公司扭亏盈利的“法宝”,一些*ST公司靠此方式避免退市,长期留在资本市场。

  321日,中石油发布2013年年报称,获得103.47亿元的政府补贴。这是中石油连续第三年成为A股“补贴王”。同年,中国石化获得了23.68亿元的政府补贴。

  年报显示,自2007年获得补贴11.10亿元后,中石油每年拿到的财政补贴均超过10亿元。2011年至2013年,连续3年成为A股“补贴王”,分别获得补贴67.34亿元、94.06亿元、103.47亿元。

  2005年至2008年的A股“补贴王”是中石化,分别获得补贴94.15亿元、51.61亿元、48.63亿元和503.42亿元。

  对于获得高额国家补贴的原因,中石化在2008年年报中称,政府补贴是为了弥补有关境内成品油价格和原有价格倒挂,以及本集团采取措施满足国内成品油市场供应,而于相应年度中产生的亏损。

  对于2008年获得财政补贴,中石油解释称,主要是中国政府为保障原油、成品油市场供应而给予本集团的财政扶持补贴。

  据数库统计,截至410日,已发布年报的23*ST公司(包括进入2014年后申请“摘帽”的)2013年共获得15亿元的政府补贴。

  业内人士认为,单纯为了不“戴帽”、不退市的补贴,干扰了正常市场机制,财务补贴成为扭亏的常规手段,催生上市公司“死而不僵”。

  有专家指出,虽然从地方政府争取财政补贴收入是*ST公司摆脱亏损现状,避免摘牌最有效最快速的手段,但不可避免地造成了社会资源使用的效率低下。“对*ST上市公司的财政扶持应当坚持市场化导向,以间接补助形式替代直接的资金补助,将财政补贴的关键放在完善市场和制度以及改善投资环境上来。”

  此前报道显示,2012年,上市公司年报显示,这一年度获得政府补贴数额再创新高。到4月下旬,据同花顺统计,共有1646家上市公司获得政府补贴,约占已披露年报的上市公司的九成,总额达564亿元,平均每家上市公司获得政府财政补助4000万元左右。而2011年补贴总额为470.48亿元,2010年这一数据为400.35亿元。

  继2011年登上“进补王”宝座后,2012年中国石油再次获得94.06亿元补贴,位列第一,这一数额也刷新历史纪录,比2011年的67.34亿元高出不少。中石油年报显示,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为23.3亿元。中石化以28.14亿元补贴额紧随其后,名列第二。

  获补贴数额超过20亿元的上市公司,还有中兴通讯和重庆钢铁。

  此外,东方航空、上汽集团、TCL集团、中国国航、南方航空、海螺水泥获得补贴数额超过10亿元。除TCL集团外,其余几家均为国企。*ST远洋、中国铝业、中国南车、中国中铁、中国中冶、中国北车等11家上市公司补助额在5亿-10亿元之间。

  显而易见,在“进补”排行榜上,趋前者绝大多数为“国”字头企业。统计表明,仅获补最重的十家国企,所获补贴总额就达225.42亿元,这一数字已与创业板企业2012年度累计净利润247.6亿元相差无几。

  而在564亿的政府补贴总额中,约七成流向了国有企业。在众多获补贴的上市公司中,国企数量约占四成多。

上市公司为何补贴多?

  按会计准则规定,政府补贴是指企业无偿取得的货币性资产或非货币性资产,但不包括政府作为企业所有者投入的资本。

  从上市公司财报来看,政府补贴的主要形式包括:财政拨款、财政贴息、税收返还和无偿划拨的非货币资产。

  我国的财政补贴以调整产业结构为导向,主要投向对中小企业的扶持、节能环保产业和高科技创新的产业,涉及包括国家重大专项配套资金、国家产业振兴预算在内的专项补贴等。

  我国资本市场的退市制度常常因面临一些“地方特色”而被“束之高阁”。“面对这种形式,还需要站在地方政府的角度来进一步思考。”华鑫证券资深分析人士白晗表示。

  白晗认为,一家经营良好的上市公司,就是当地政府的一张响亮的“名片”,有助于提升当地的知名度,利于进一步招商引资;此外,这些企业是当地经济的重要支柱,对当地经济发展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而且,这些被补贴的企业,大多是人员庞杂的国企,能解决很多人的就业问题,对社会稳定发挥了积极作用。“虽然一些地方政府拿着纳税人的钱补贴了效益不佳的企业,对财政收入进行了低效率的再分配,但是我们也要看到一件事情的两面性,关注它的积极作用。”白晗坦言。

  根据同花顺数据统计,截至43日,共有1934家上市公司发布了年报,其中,获得政府补贴的公司有1350家,占比高达70%,补贴总额为716.46亿元。其中,马钢股份、岳阳林纸、国通管业、大康牧业等公司都是依靠政府输血才得以扭亏。


  其实,政府慷慨补贴最重要的目的在于保壳。我国公司上市资格是一项非常稀缺的资源,但由于退市制度标准模糊,钻法规的空子令公司成为“不死之鸟”或保住“壳资源”圈钱的现象十分普遍。以往的退市规则是连续两年亏损则要带上*ST,连续三年亏损暂停上市,连续四年亏损则需退市,而2012年将ST公司退市规则改为“最近一个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显示当年年末经审计净资产为负”后则对扭亏的要求更高。除了有公司利用虚假资料玩“二一二”游戏(连续两年亏损后微利)一边圈钱一边逃避分红后,另一些ST公司亦忙于利用同样的方法保壳,方法是把手伸向政府补贴。例如,已经连续亏损两年的*ST亚星,就是依靠2013年最后一日的两笔1749万和1.36亿元的补贴扭亏安全过关,无论从日期或数额均可明显看出这是为了保壳而发放的补贴。

  政府对于辖内的上市公司“逢死必补”已是潜规则,除了“壳资源”的价值外,亦在于上市公司为其带来的经济与政绩资源。一方面,推动本地的企业上市,即可快速圈钱获得巨额融资拉动地方GDP,对于地方政府而言,是变相或更高端的“招商引资”。另一方面,辖内拥有的上市公司数量与卫生文明城市一样可以作为一个政绩认证,甚至可以此作为发达的“证据”,而一旦辖内上市公司退市(多数是国企),对地方形象、政绩、招商等均可能带来连锁的负面影响。因此,政府补贴上市公司保壳,是出于经济与行政的双重利益驱动。

  实际上,政府“不择手段”地推动辖内公司上市,也是出于同样的理由。例如,前证监会主席郭树清到任山东省省长时正逢IPO重启,出台了规定“2017年年底直接融资比重提高到20%以上”的文件,山东立即出现IPO饥渴。地级市、县级市纷纷出台财政、土地优惠政策助力企业上市,有些城市为此给予专项经费支持并纳入财政预算,对于成功上市的企业还从财政拨出数百万元的现金奖励。以前,甚至出现过政府造假“帮”企业上市的案件。

补贴后果或后患无穷

  张维迎教授在刚刚结束的博鳌亚洲论坛2014年年会上表示,“中国制定很多产业政策,给很多补贴,使很多企业学坏了,他就整天想办法申请政府补贴,并不真正的创新。这个是非常不好的。中国需要使得企业家对未来充满信心,一般来讲创新是一个没法预测的,现在很多产业政策、政府政策老想批准哪一种创新有前途。”

  在资本市场发展初期,由于企业对股份制改造缺乏了解,地方政府作主导曾经发挥了积极作用,但随着市场经济的理念加深与资本市场发展,政府介入并未减少,只因在这场上市游戏中政府与企业已成为利益共同体。政府拉动了GDP、提升了政绩,企业也得到巨额融资,看似是个“双赢”的结果,实质上却与资本市场的本质及企业上市的应有动机相悖。资本市场本是为有盈利能力的公司提供融资,亦为投资者提供投资机会的平台,优胜劣汰才能保证资本市场的资源配置和利用效率。政府用补贴为失去盈利能力的上市公司保壳,这种过度介入让丧失融资能力又无法给投资者回报的股票长期霸占着市场,让本应成为标准的公司实力丧失参考价值,这种畸形现象扭曲了资本市场的定价机制,亦令企业产生补贴依赖,纵容其不思进取。

  政府以补贴为上市公司保壳,看似给企业和市场帮忙,实质上是越帮越忙。有补贴做后盾,上市公司不考虑盈利只顾圈钱,投资变投机,A股市场乱象加剧,无论是企业或资本市场都在这恶性循环中陷入更深的漩涡。

  对徘徊于“戴帽”或退市边缘的一些上市公司,政府出手救助堪称“雪中送炭”,不过,频繁的救助也易使企业患上“输血依赖症”,一旦“输血”停止或减量,有些企业立马再度陷入亏损泥淖。

  在2011年通过高达11.65亿元的政府补贴成功扭亏、摆脱暂停上市风险的华菱钢铁,在 2012年政府补贴“断奶”后,再陷亏损。华菱钢铁的年报显示,到2012年,公司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约为1000万,比2011年减少了11.55亿元,同时,公司的业绩复又由盈转亏,净利亏损32.5亿元。

  令人遗憾的现实是,大量的政府补贴并未真正让企业强壮,反而催生了部分行业的产能过剩、无序扩张,导致企业最终交出难看的成绩单。

  近年来顶着新兴产业之名,成为政府补贴重点的绿色环保行业,即为一典型例证。


  光伏行业近年为补助重点,在获得补贴的几十家光伏公司中,海润光伏颇具代表性。其2012年财报显示,该公司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达4.538亿元,而2010年、2011年获得的补助则分别为1100万元和1.7476亿元。与补助上升相对应的是,海润光伏在2012年获得营业收入为49.66亿元,同比下降30%,净利润为207.6万元,与上年同期创出的数亿净利润,对比悬殊。

  巨额的资金支持,带来的是光伏产业的严重产能过剩。在绿色环保行业,由于政府对企业购买设备提供补贴,企业拿到政府补贴,粉饰财报,借此在股市增发融资,用以购买设备,再拿到更多的政府补贴,已演绎为业界通行游戏,遂成“怪圈”。“补贴新兴产业,本是一个好政策,却没有用好。”业界人士感叹。

  “怪圈”之形成,在独立经济学家、玫瑰石顾问公司董事谢国忠看来,就在于对生产和需求的不当补贴,而补贴生产是产能过剩的重要推手。“政府应该补贴研发这块,这是很重要的。对生产、需求的补贴一定要有足够的理由,不能打个概念就可以了。”

  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认为:“平均每家上市公司补贴4000多万,这是非常庞大的数字,而且每年都是巨额的补贴。企业形成一种心理,钱不是自己的,因此盲目发展,与市场需求脱节,导致大量的产能过剩、巨额的浪费。补贴越多,浪费越大。上市公司依靠补贴来生存,最终导致缺乏竞争力。”

  复旦大学企业研究所所长张晖明称:“对产能过剩,政府确是一个推手,难辞其咎,这说明政府参与经济活动的方式和内容有问题。另外,政府用发放补贴的方式参与经济活动,企业也就躺在了温暖的安乐窝里,难免竞争力不够。”

  在胡星斗看来,政府补贴的另一恶果,是扭曲企业的真实业绩,破坏了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使得市场调节机制失效。“走这种靠补贴来助推经济发展的路,应该反思。”

  浙江商人季隆达即深感政府补贴的不公。他说浙江某镇,只有一家上市公司,这家公司因此成了镇上乃至县里的“宠儿”。“每年都有上千万的补贴给它,但企业也没搞好,一不行就给它补贴。老板拿着钱去炒房地产,而且还借着‘宠儿’地位,欺压别的企业,把供货商的价格压得很低。这对别的企业很不公平。”

  “有的企业为了暂时的眼前利益,采用不正当手段来骗取地方政府补贴,却不肯把心思花在如何增强企业自身实力上,这类企业虽然暂时可以拿到一两次地方政府补贴,不过最终也不可能发展得很好,甚至会被市场抛弃。”北京师范大学公司治理与企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高明华教授表示,企业要想长远发展,不能一味依靠“补血”,而自身更应学会“造血”,只有具备强大的“造血”功能,才能取得更长远发展。

  企业的“造血”功能主要是指企业在一个生产经营周期所能创造资金的能力,并且表现为企业的现金支付能力,是由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和投资融资活动共同决定的。中投顾问宏观经济研究员白朋鸣表示,企业要增强自身的“造血”功能,一方面要提高自身的生产经营能力,另一方面要提高财务杠杆能力和投融资能力,唯有具备两方面“技能”才会利于提高企业的综合竞争力。“对于生产经营能力,企业需要掌握市场大环境并适应市场,生产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和服务,并要突出自己的优势力量,比如在研发、创新、品牌、团队文化等方面突出自身的软硬实力;此外,投融资方面的能力提升则需要企业密切关注资本市场,并与之建立良好的关系,充分利用资本市场为自己赢得发展的机遇。”白朋鸣补充道。

  (资料来源:时代周报,新京报,经济日报,新华社,经济参考报,凤凰财经,南方都市报)

结语

  国外的政府补贴能够对市场公平产生积极的推动作用,使社会资源得到更加有效而合理的配置,很重要的一点原因,就是充分尊重市场规律,充分发挥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而我国的政府补贴,更多的是“人”说了算,是为了“人”的需要,而不是市场的需要、公平的需要。所以,必须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改变目前这种怪象,让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能够真正具有发挥的空间,而不是继续在政府划定的范围内和狭小空间中飘动。政府补贴,切不可成为市场的锈蚀剂。